因为遇见你》张雨欣吴优大结局曝光 《因为遇见你》分集剧情介绍

发布时间:2018-06-12 21:20:43

因为遇见你》张雨欣吴优大结局曝光 《因为遇见你》分集剧情介绍

  由邓伦孙怡主演的《因为遇见你》正在热播, 剧中,表面上张雨欣是个温婉优雅,让人误会她是个柔弱而善良的小白兔,但是内心深入却拥有着强烈的狼子野心,为了金钱、名誉可以不择手段,那么张雨欣的结局是什么?

  张雨欣的前夫陆思琛本是富家公子,不谙世事,优柔寡断,对大学同学张雨欣痴情一片,毕业后立即和她结婚,却不想家族企业突然破产。

  张雨欣向他提出离婚,同时还声称要打掉孩子,陆思琛一时冲动,却被雨欣诬告骚扰而身陷囹圄,错过了见父亲的最后一面,才引发了陆思琛复仇的决心。

  未料,雨欣偶然间成为果果亲生母亲徐卉婕的徒弟,她将留学海外学到的设计理念融入到刺绣中,成为了果果强劲的对手。在名利面前,张雨欣迷失自我,最后果果用善良之心唤醒了她的良知!

  同里馄饨店长大的女孩张果果(孙怡饰),是镇上的送餐小妹。果果虽然没有很高的学历,但她热情、爽朗的性格赢得了邻里们的喜爱。众人不知道的是,果果本是著名的苏绣工坊金缕馆主人家的女儿,因一场意外阴差阳错地在同里长大。果果对刺绣有着独特的天赋,虽然一度被王爱玉(郭虹饰)反对,但她凭借坚持和刻苦,获得了众人的认可,并有机会进入金缕馆学习。

  果果感恩带大自己的王爱玉,故而将王爱玉的亲生女儿张雨欣(吴优饰)一并视作自己的亲人。未料,雨欣偶然间成为果果亲生母亲徐卉婕(潘仪君饰)的徒弟,她将留学海外学到的设计理念融入到刺绣中,成为了果果强劲的对手。在两人共同追求梦想的道路上,分别与一对兄弟李云恺(邓伦饰)、李云哲(代超饰)擦出爱的火花。在名利面前,雨欣迷失自我,而果果任凭挫折打磨,依然不改学习刺绣的初心。最终,果果用善良之心唤醒了所有人的良知,自己也在刺绣上成就了一番作为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传世几百年的金缕阁,已经发展成为手工订制界的个中翘楚,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凡金缕阁出品必是技惊四座。

  而这次更是因为著名影星身着金缕阁出品的礼服,而将金缕阁再次推上媒体的风口浪尖,这件礼服不仅是一件衣服,更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,甚至已经被艺术馆收藏为藏品。

  而这一代的金缕阁绣掌,因为年事已高,决定从两位弟子宋秀华和徐卉婕中选出下一任绣掌,二人不仅师承一脉,还同为妯娌,宋秀华性格温和,与人为善,并无争强好胜之心,但徐卉婕却刚好相反,她虽聪明能干,却事事都想争强好胜,更是凡事都要与宋秀华一争高低。

  尤其这次因为要选下任绣掌的缘故,徐卉婕更是卯足了劲要赢过宋秀华,当得知宋秀华要送礼服去艺术馆时,徐卉婕心中更是不满,说话夹枪带棒,甚至连宋秀华没有孩子的事,都要拿出来说,逼着宋秀华将礼服交给她,由她送去艺术馆,为此,甚至连答应了陪女儿金依蓓的事都要抛之脑后,无奈之下,宋秀华只得将礼服交给徐卉婕。

  而满心欢喜的金依蓓等了许久,也没等来徐卉婕的身影,她有些失望的开始画画,脑海中想着的全是妈妈忙碌的身影,直到画完,徐卉婕也没能出现,孤单的金依蓓,只等到了迟来的爸爸金志明。

  看着女儿小小年纪却享受不到母爱,还要如此早熟的表示理解支持妈妈的工作,金志明心中非常内疚,他告诉金依蓓,打算带着母女二人离开这里去往美国,这样,依蓓也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,享受到正常的母爱。

  随后,金志明找到母亲,希望母亲直接将绣掌的位置传给宋秀华,但是却被拒绝了,母亲的想法很客观而且公平,毕竟这样的做法对徐卉婕不公平,所以她不能同意,只是母子二人之间的谈话,却被徐卉婕无意听到,想到自己在全力以赴准备比赛,可自己的老公却在拆自己的台,徐卉婕与金志明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金志明让徐卉婕放弃刺绣,跟他和孩子一起去美国,但徐卉婕不同意,听到二人争吵声的金依蓓,哭着求金志明不要去美国,不要离开徐卉婕,金志明沉默的离开。

  因为金志明一翻话而苦恼的金母,跟宋秀华诉说起心事,在宋秀华的开导之下,金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,可是这一幕却深深的刺痛了徐卉婕的心,她固执的认为金母已经决定将绣掌的位置传给宋秀华,为了不让宋秀华获得绣掌的位置,她在夜里趁宋秀华不知道的情况下,将宋秀华的参赛作品烧掉,可是,她却不知道,这一切已经被金志明看到。

  看见如此不择手段的徐卉婕,金志明十分失望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妻子,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,他希望徐卉婕可以去向宋秀华道歉,却不想,徐卉婕根本不肯承认这件事,甚至为了不让金志明再继续这个话题,表示可以同意金志明带着金依蓓去美国。

  金志明看徐卉婕如此冥顽不灵,只得无奈离去,看着活泼可爱的金依蓓,金志明内心非常痛苦,当听到女儿说,徐卉婕的参赛作品是女儿身上的这件绣衣时,金志明想到一个可以阻止徐卉婕的办法,为了不让徐卉婕再错下去,金志明将徐卉婕要参赛的绣品偷偷拿走,果然,当到了赛场,发现作品不见的徐卉婕,将气全撒在了金依蓓身上,还是后来赶到的宋秀华,阻止了徐卉婕。由于没有参赛作品,徐卉婕只得不甘心的在第一轮认输。

  因为徐卉婕在第一轮选择认输,第二轮的比赛很快便开始了,这一轮是让二人临摹天女散花,由于时间紧迫,所以评委们同意让二人各选一名不会刺绣的助手从旁协助,宋秀华很快便在丈夫的帮助下开始了有条不紊的工作,但徐卉婕的身边却只有金依蓓,小小的金依蓓为了让母亲赢,连手被针刺破,也忍着没有吭声。

  徐卉婕在刺绣手法上不如宋秀华,但徐卉婕却很擅于对作品的意境把握,她知道这一局,若论手法,她必然赢不了宋秀华,于是她别出心裁采用了中西结合的技艺,让人眼前一亮,从而赢得了第二局的比赛。

  宋秀华虽然输了,却并没有多么失落,反而衷心的向徐卉婕表示祝贺,然而对宋秀华芥蒂很深的徐卉婕,却根本不领情。

  几人心思各异,先后离开,赶往家中的宋秀华,在门口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,原来是自己姐姐的儿子李云恺,由于姐姐离世,姐夫再娶,小小的李云恺不堪忍受后妈和后妈带来的儿子,甚至他们还将李云恺母亲的衣物全部丢掉,这让李云恺的内心受到非常大的伤害,无处可去的他,只好来找自己还关心自己的小姨宋秀华,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李云恺,宋秀华心如刀绞,告诉李云恺他可以找一件母亲生前绣的作品,每当想母亲时,就拿出来看看。

  第三轮的比试题目很快确定,由于宋秀华和徐卉婕前面两轮各赢一局,所以这第三轮便是二人谁先得到富山春居图的绣法,谁便是下一任绣掌,徐卉婕对于绣掌的位置志在必得,但由于一时她也想不到办法,便有些心烦意乱的回到房间。

  金依蓓看见母亲回来,便缠着母亲陪她,可心情不好的徐卉婕,想到如今还要加赛第三局,不禁迁怒于金依蓓弄丢了她的参赛作品,小小的金依蓓只得伤心的离开,意识到自己失言的徐卉婕,一时无处可去,便来到金志明的画室,却意外的发现她的参赛作品,就在金志明的画桌上。

  这时,明白一切的徐卉婕责怪金志明对自己的不理解,但金志明却觉得如今的徐卉婕,太过不择手段,夫妻二人之间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,经过一翻思量,金志明提出要么跟她去美国,开始新生活,要么只能离婚,各过各的,但徐卉婕既不想去美国也不同意离婚,二人只得不欢而散。

  失去母亲的李云恺和没有母亲关心的金依蓓,慢慢的成为了好朋友,两个小小年纪的孩子,同样缺乏母爱,也都同样的孤单寂寞,单纯的他们就这样,慢慢变得熟悉起来,生活也似乎变得稍微多了那么一点快乐。

  而在另一边的成人世界里,却有着各种各样的烦恼,金志明向兄长诉说着自己的婚姻不幸,但金志达却劝说金志明,应该对徐卉婕对一些宽容和体谅,想想徐卉婕的所做所为,这让金志明的内心更加内疚。

  此时的徐卉婕想到金母的师姐崔老师,手上应该会有富山春居图的绣法技艺,便打算去江陵养老院找崔老师,却碰到来找她的金志明,二人因为离婚的问题再次发生争执,争吵间金志明责怪徐卉婕,不仅不择手段烧掉宋秀华的参赛作品,甚至还毫无悔意,不想二人的对话被门外的宋秀华听到,宋秀华满心失望的走开。

  心事重重的宋秀华,本无意争绣掌之位,但徐卉婕的做法,却让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放任下去,心意已决的宋秀华,当晚便决定同金志达一起赶往江陵去见崔老师,宋秀华将事情的真相告诉金志达,金志达建议告诉金母,但善良的宋秀华觉得应该再给徐卉婕一次机会,便亲自打电话劝说徐卉婕认真考虑去美国的事情,并告诉徐卉婕她已经知道,之前参赛作品丢失的真相。

  接完电话的徐卉婕,以为是金志明将事情告诉宋秀华,找到金志明与他对质,二人为此再度互相指责。

  徐卉婕因为知道宋秀华已经先行一步赶往江菱,加之裙子的事情也已经败露,心急如焚的她当即决定马上赶去江菱,先一步找崔老师,一心只想着阻止宋秀华的徐卉婕并没有注意到,金依蓓因为担心她,而偷偷坐上了她的车,跟着她一起赶往江菱。

  果然,宋秀华先一步找到崔老师,并拿到了崔老师当年绣的富山春居图,高兴的宋秀华当即打电话将消息告诉董丽君。由于现在外面的天气开始下雨,金志达建议雨停之后再走,但着急的宋秀华却急着连夜赶回去,并表示可以自己开车,让金志达在车上睡一觉。正当他们驶出养老院时,却遇上了刚刚赶到的徐卉婕,宋秀华并没有看见徐卉婕,一路开着车便往回赶,但徐卉婕却发现了宋秀华,为了阻止宋秀华,徐卉婕拼命追赶,甚至不停按喇叭示意宋秀华停车,当宋秀华听到喇叭声,想回头看到底怎么回事时,却突然发现汽车马上就要撞上前面的警示牌,紧张的她赶紧刹车,却为时已晚,车子仍旧失控的冲了出去,并撞向一边的一棵大树,而金志达为了保护妻子,更是直接被甩出车外,撞上树后落下,宋秀华也受伤昏迷不醒。

  因为自己而造成车祸的徐卉婕,六神无主的冲上前来,当看见金志达与宋秀华都陷入昏迷,她本打算报警求助,却害怕被警察盘问,而转身开车离去。只是太过害怕的她,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的耳环掉落在车祸的现场,而她更不知道的是,在她下车看金志达和宋秀华的时候,不明所以的金依蓓也从车上下来,而当她因为害怕开车离去之时,金依蓓却被她留在了车祸现场。

  幼小的金依蓓看着昏迷不醒的宋秀华和金志达,不知如何是好,而自己的母亲这时却又早已离去,她只得无助的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寻找着母亲的身影,由于她长得太小,又出现得太突然,就这样猝不及防被一辆汽车撞倒在地。

  而另一边,徐卉婕心慌意乱的赶回金缕阁,正不知该怎么办时,丁伟却安慰徐卉婕,说他会帮徐卉婕作证,证明她没有去过江菱,请徐卉婕放心,并且还特意嘱咐徐卉婕将丢掉的耳环补齐,以免被发现。徐卉婕虽然感动于丁伟的帮助,但却也明确表示她只爱金志明,无法回应丁伟的感情。

  只是这时的他们一心都在宋秀华和金志达的车祸上,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金依蓓的失踪,就连李云恺跑来找金依蓓吃披萨而找不到人时,都没人能想到金依蓓是失踪了。

  被救起的金志达和宋秀华却在医院进行着紧急的抢救,宋秀华只是轻伤很快便送去病房,苏醒后的宋秀华看到桌边的耳环,再想起之前的种种,她认定是徐卉婕导致她发生的车祸,但现在的她没有心思与徐卉婕做过多的争执,只是一心牵挂着金志达的伤势。在手术室外,看着迟迟不能出来的金志达,宋秀华质问徐卉婕为何要害她们出车祸,但早有准备的徐卉婕矢口否认了一切,当宋秀华拿出那个耳环时,徐卉婕也将早已准备好的耳环拿出来,宋秀华虽明知一切都是徐卉婕所为,但此时的她却无法证明什么。而在一旁的董明君和金志明,本来对徐卉婕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而感到震惊,却在看到徐卉婕拿出完整的耳环后,也认为是宋秀华误会了,这时医生出来告诉几人,金志达由于伤势过重送来的太晚而不幸去世,接受不了现实的宋秀华抱头痛哭,而董丽君更是泣不成声。

  因为金志达的去世,董丽君也病倒了,金志明只得在医院照顾董丽君,这时他提醒徐卉婕,金依蓓还在家没人管,让她先回去照顾金依蓓,徐卉婕才发现,她根本就没见过金依蓓。想到之前与宋秀华争执,宋秀华责怪她会遭报应的事,徐卉婕心慌的赶紧跑回家中,却发现根本没有金依蓓的身影,着急的她四处问人,但谁都没有见过金依蓓。当她找到丁伟时,丁伟才说出她出江陵的那晚,他曾看见金依蓓偷偷跑上了她的车,大惊失色的徐卉婕赶紧返回车中,却只看见金依蓓留下的护身符,她知道金依蓓一定是在车祸的时候不见的。但丁伟这时却劝她,一定不能说出金依蓓是在她的车上丢失的事情,否则,大家都会知道金志达的死也跟她有关。

  而这时的金依蓓却在一个女人的怀中悠悠醒来,只是被车撞过的金依蓓却失去了记忆,她看着抱着她的女人,便一口认定这是她的母亲,女人本想将她送回去,但什么都不记得的金依蓓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。女人本身带着一个女儿,还有外债在身,她并不想负担金依蓓,便打算将她送去福利院,但金依蓓却抱着她喊着妈妈苦苦哀求着,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见状,以为她是要遗弃孩子,自然不肯接收金依蓓。女人只好带着金依蓓回到了自己用车换来的馄饨店,可爱的金依蓓总是帮着女人干这干那,就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,被感动的女人,决定收留金依蓓,并给她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张果果。

  本打算去金缕阁的李云恺父亲,在得知宋秀华和金志达的事情后,也只得放弃去金缕阁的打算,这时的李云恺才从父亲口中得知,原来自己的小姨宋秀华出了车祸,而金依蓓也失踪了。他拿着金依蓓给他的护身符,不禁流下了眼泪,年幼的他,失去母亲,如今连喜欢的朋友也不见了踪迹,让小小年纪的他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已经出院的宋秀华,无法接受金志达的离去,整日以泪洗面,而同样丢了金依蓓的徐卉婕每日也是泪流不止,妯娌二人一见面便互相指责对方。看不下去的董丽君只得将二人分开,让金志明先将徐卉婕带回房中,因为失去长子,董丽君对于宋秀华也颇有微辞,更是后悔举办这个绣掌比赛。

  婆婆的埋怨,丈夫的离世,让宋秀华无法再待在金缕阁,伤心的她打算离开,却被董丽君发现,董丽君更加责怪她太过脆弱,只是心灰意冷的宋秀华听不进去董丽君的话,执意离开。临走前,她特意找到李云恺,嘱咐李云恺要好好照顾自己,看着自己的小姨也要离自己而去,幼小的李云恺无比伤心。

  宋秀华万分不忍的告别了李云恺,看着李云恺小小的身影,一直追逐着自己,她的心痛得无以复加。但是无法面对生活的她,现在除了离开,不知道还可以做些什么。

  而已经融入新生活的金依蓓,也就是如今的张果果,成天围在养母的身边,在西屏这个小小地方的小小馄饨店里忙里忙外。反倒是养母的亲生女儿张雨欣,总是一副嫌弃生活寒酸的样子。看着放学归来的张雨欣,张果果热情的递上一杯水,但毫不领情的张雨欣一把推掉,为此溅了客人一身的水渍。最后,还是可爱活泼的张果果,主动道歉并为客人唱了一首歌,这才相安无事。

  因为金依蓓的失踪而无比自责的金志明夫妇,想到曾经答应帮金依蓓举办一个画展的事,便想到利用这样的机会寻找金依蓓。

  他们登报在湖镇举办绘画比赛,夺得第一名的孩子不仅可以获得奖学金,同时还会获得五万元的赞助。看到报纸消息的张雨欣,想着可以通过这样的机会获得一笔钱,便偷偷拿了母亲的钱,去往比赛场地。被张果果发现后,还让张果果为她保守秘密。

  如愿来到参赛地点的张雨欣,也认真的投入到比赛之中。而金志明和徐卉婕,却在一堆孩子中,一排一排的寻找着金依蓓的身影。突然,金志明看到张雨欣的画,他激动的冲过去,还以为可以见到金依蓓。却发现一切只是个误会,但张雨欣的画,分明就和当初金依蓓的画一模一样。

  不甘心的二人问张雨欣是如何想到这样作画的,虚荣的张雨欣回想之前张果果教她画画时的情景,想到可以借这个机会脱离那个贫穷的家庭,她便谎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想法。

  失望的金志明和徐卉婕只得伤心的离开,但张雨欣却从二人的神态中,觉察出一些不一样。比赛结束后,她并没有像其他小朋友那样离开,而是拿着画站在金志明和徐卉婕面前,假装自己是一个孤儿,希望获得好心人的帮助。

  因为失去女儿正伤心的金志明和徐卉婕,看到如此可怜的张雨欣,自然愿意对她进行帮助,并表示会很快前往学校看望她,将她接到湖镇去上学。

  而因为找不到张雨欣而焦急不已的张母从张果果的口中得知,张雨欣独自前往湖镇后,她不放心的想去找张雨欣,结果却在路上遇到身体不适摔倒在地的宋秀华。她赶忙将宋秀华扶起,并将她送回家,还在伤心中的宋秀华,并不愿意多讲自己的情况,对于热情的张母反应也有些冷淡。

  因为宋秀华的缘故,张母没有再去寻找张雨欣,而是回家等着张雨欣。看到回来的张雨欣,张母责怪张雨欣不该独自一人跑到湖镇那么远的地方,但听说张雨欣比赛得了第一名,能获得赞助,甚至还可以去往湖镇上学时,张母也真心的替张雨欣感到开心。

  而另一边因为始终没能找到女儿,徐卉婕哭得痛不欲生,董丽君劝徐卉婕振作起来,婆媳俩人抱头痛哭。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,徐卉婕和金志明二人很快前往西屏张雨欣的学校,看望张雨欣并了解情况。

  当得知张雨欣确实家庭条件困难后,二人决定资助张雨欣完成学业。在老师的带领下,二人来到张雨欣的教室看望张雨欣,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们的亲生女儿,就在刚才才被张雨欣打发去打扫厕所。就这样,二人错过了找回自己亲生女儿的机会。

  张母得知张雨欣会被带走,心中不放心,便亲自去往金志明所在的学校,实地了解金志明的情况。当看到温文尔雅的金志明和四周怡人的美景时,张母确信将张雨欣送走是正确的选择。为了让张雨欣得到更好的照顾,她主动打电话给金志明,告诉他说自己养不起张雨欣,请金志明以后可以善待张雨欣。

  送走亲生女儿的张母,内心万般不舍,但她为了张雨欣的前途只能如此。心中难受的张母也无心馄饨店的生意,反倒是小小的张果果,一边安慰张母,一边还要唱歌哄客人开心。看见张果果如此懂事,张母也不再难过,而重新振作。

  此时,在湖镇的李云恺,在失去所有喜欢他、他也喜欢的人之后,有些无助和孤单。而他的哥哥李云哲还趁机欺负他,不仅拿走金依蓓送给李云恺的护身符,还将李云恺母亲绣的手帕也拿走。夺不回来的李云恺放声大哭,何娟不想让李云恺告状,便让儿子将东西还给李云恺。岂料,李云哲竟提出,只要李云恺肯叫何娟母亲叫自己哥哥,便将东西还给他。为了拿回东西,李云恺同意了李云哲的要求。

  就这样,一晃十二年过去,张果果也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她还是每日都在馄饨店里,帮着张母做馄饨,送外卖。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中,穿梭在大街小巷。因为第二天是张雨欣的毕业典礼,所以今天的张果果,格外的卖力。

  只是冥冥之中,似乎一切皆有注定。因为伤心而定居西屏的宋秀华,却因此与张果果结缘,虽然宋秀华并不知道眼前的少女是金依蓓,却依然将自己的刺绣手艺教给了张果果。而张果果虽然长于馄饨店,但出身于刺绣世家的她,对刺绣有着与生俱来的天份和热情,在宋秀华的指点下,张果果为张母绣的旗袍是那么的耀眼夺目。

  同样长大的李云恺,也因为工作原因,要去往西屏的律师事务所进行法律援助,临行前,他痛痛快快的将何娟的卡刷爆,在何娟哀痛欲绝的表情中,扬长而去。

  张果果为了给张母一个惊喜,特意为她绣了一件旗袍,希望可以给她一个惊喜,不止如此,张果果还请宋秀华为张雨欣做了一件旗袍,做为她的毕业典礼礼物。自从她师从宋秀华学刺绣开始,也不过短短几年光景,但水平却得到了宋秀华的肯定,这让张果果的内心十分开心。

  已经毕业的张雨欣,一心向往可以去大公司工作。她先是去时创集团面试,结果却因为没有海外留学的经验,而被面试官匆匆打发了出来。有些心灰意冷的她,在街头碰上前来找她的陆思琛。原来还在学业期间,她便已经与陆思琛领证结婚。

  陆思琛是一名富家子弟,虽然与她领证结婚,却一直不肯带她去见自己的家人。张雨欣心中有些介意,但也不想表现得太过明显,只得含蓄的提出,二人之间如果可以有个孩子,也许能让他的家人更快接受她。另外,因为陆思琛留学在即,张雨欣也想同去,因此更想快些见到他的家人。但陆思琛却没有理解她的这翻暗示。

  一心想着去看张雨欣毕业典礼的张果果和张母,还在精心打扮着自己,准备着礼物。但张雨欣却打电话告诉张果果,不许二人前来观礼。张果果不忍张母失望,便没有将张雨欣不同意她们去观礼的话告诉张母。

  此时的李云恺家,何娟因为李云哲工作的事与李云恺父亲发生争执。如今的李云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年幼的他,他绵里藏针的在父亲面前数落了一翻何娟的种种不是,然后摔门而去。

  而这时的张果果和张母已经来到湖镇,却在路上偶遇李云恺,张母因为身体原因,不小心摔倒在李云恺的车前。暴躁的李云恺便认为二人是在碰瓷,他这么一说,张果果自然不愿意,便揪着李云恺让他向张母道歉,不曾想,李云恺趁机跑掉,气愤的张果果拿着手中的水便泼向了李云恺。

  因为这一闹,张果果只得先扶着张母找了一处地方坐下休息。由于不认识路,张果果准备打听怎么坐车去往张雨欣的学校时,却碰到董丽君。祖孙二人就这样不期而遇,却相见不相识。知道乘车路线后,张果果扶着张母离去,却将之前准备带给张雨欣的旗袍落下,董丽君本想喊住二人,却看二人越走越远,这时董丽君拿起那件旗袍,诧异的发现这居然是宋秀华的手艺。

  终于赶到张雨欣的学校,张果果和张母非常开心,但看到二人的张雨欣却不禁色变。她不想让徐卉婕和金志明看到二人,便想将二人打发走。张母自然同意,但看她如此对待张母,张果果却十分不乐意。借着替徐卉婕、金志明和张雨欣合影的机会,张果果冲到三人面前,这让张雨欣十分不满意。因为一直以来她都在徐卉婕和金志明的面前扮演着孤儿的角色,此时她自然不敢冲张果果发脾气,只能强自忍着心中的不快。

  好不容易打发走张果果和张母,张雨欣和徐卉婕、金志明一起吃饭庆祝她的顺利毕业。席间提出要去张雨欣的家中看望一翻,因为张雨欣并没有告诉任何人,她已经与陆思琛结婚的事。所以猛一听二人的要求,她内心十分害怕,却拗不过二人的一翻好意,只得勉强答应。

  而这时的李云恺一家,也在同一间饭店用餐,因为李云恺要去西屏,所以李云恺的父亲和何娟及李云哲为他送行。何娟母子,对于李云恺的离去,可谓是喜形于色。李云恺父亲虽然知道,却也懒得再多说其他,一家人也是心思各异的吃完这顿饭。

  在门口的时候,李云恺一家恰好碰到徐卉婕、金志明和张雨欣。几人一翻寒暄间,再次提起失踪的金依蓓,一时感慨良多。

  因为害怕陆思琛的事被徐卉婕、金志明发现,张雨欣借故要回去取东西,偷偷给陆思琛打电话,却一直没人接听,着急的她没办法再拖下去,只得跟着徐卉婕、金志明一同离去。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由于着急,她将自己的饰品掉落在饭店门口,却被李云哲捡了起来。

  三人来到张雨欣的住处,徐卉婕看到环境如此简陋,便提议张雨欣跟她一起回金缕阁。恰逢此时,陆思琛回来,张雨欣不想陆思琛的身份被发现,便谎称他是自己的师兄。虽然有些不能接受张雨欣这样的说法,但陆思琛还是配合的承认自己是她的师兄,并将东西放下后便离开了。

  跟着徐卉婕回到金缕阁的张雨欣,看着这里的一切,更加不想回之前自己租住的房子了。她贪心的想要成为徐卉婕的女儿,拥有金缕阁的一切,便主动向徐卉婕表示自己一直将她当成亲生母亲。可心中只有金依蓓的徐卉婕拒绝了张雨欣的要求。为了留在金缕阁,张雨欣甚至不顾陆思琛的请求,执意不肯回他们之前的家。

  听闻张雨欣一翻话后的徐卉婕,心情有些沉重,在回自己房间的途中,听到董丽君与金志明的谈话中提到宋秀华。不放心的她细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董丽君捡到一件旗袍,认出是宋秀华的手艺,更提到当年的富山春居图还在宋秀华手中。这让徐卉婕心中感到不安,毕竟当年的事,也是她心中的一个结。

  另一边,被张雨欣赶走的张果果带着张母逛街,并为张母买了一件衣服,说这是张雨欣为了表达歉意特地送给她的。开心的张母,心中只想着张雨欣的各种好,既看不到张果果对她的付出,也看不明白薄情寡义的张雨欣心中早就没有她这个母亲。

  因为弄丢宋秀华的旗袍,内疚的张果果在安顿好张母后,亲自去向宋秀华道歉,并将之前在湖镇看到的时创公司举办刺绣大赛的事告诉宋秀华。单纯的张果果觉得以宋秀华的手艺,小小的西屏是留不住她的,所以劝她参加比赛赢得大奖,然后成立自己的工作室。但知道时创是自己姐夫公司的宋秀华,并不想参赛,反倒劝张果果参加此次比赛,为自己的以后多做打算。

  一心以为自己可以嫁入豪门的张雨欣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发现陆思琛的行踪有些不对劲。她找到陆思琛,从他口中得知他们家确实已经破产后,方才明白此前,为什么他不肯带她去见家人。现实的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陆思琛。

  在宋秀华的建议和支持下,那个只知道卖馄饨的张果果,正式开始将刺绣当成她一生的事业。为了能更好的将手艺全部传授给张果果,宋秀华找到张母,表示要正式收张果果为徒。但自私的张母首先想的是自己店里的生意,还是在张果果一再保证不会影响生意的前提之下,才同意宋秀华的提议。

  眼看嫁入豪门梦碎,无路可走的张雨欣,想到通过刺绣来达到进入金缕阁的目的。她故做幽怨的找到徐卉婕,表示想师从她学习刺绣,徐卉婕有些犹豫,毕竟刺绣这件事,需要从小学习,而且必须有天份才行。

  看到徐卉婕这样的态度,张雨欣请求徐卉婕给她一次机会,见她如此诚恳,徐卉婕同意一试。开心的张雨欣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努力,并争取成为绣掌。听到她这翻话的徐卉婕,明显很不高兴,在她心中,绣掌只能是自己的女儿金依蓓。

  徐卉婕明确告诉张雨欣,绣掌的位置只属于自己女儿时,张雨欣面色有一些尴尬,但她很快调整状态,表示愿意成为金依蓓的替身。可就算如此,在徐卉婕的心中,也没有任何人能取代金依蓓。面对如此有野心的张雨欣,徐卉婕有些不想再谈下去,只留下一张银行卡给张雨欣,便匆匆离去。

  可再也不想过穷日子的张雨欣,却有些怨恨徐卉婕不肯接受她。心情不好的她,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,却听到旁人提起陆思琛的父亲破产,债物全由陆思琛承担,害怕被拖累的张雨欣,慌忙离开。却接到张母的电话,心中充满怨恨的张雨欣,责怪这个世界对她的种种不公,越说越气的她,不顾张母的担心,强行挂断了电话。

  因为不了解张雨欣的情况,又不敢去找张雨欣,张母只能在家暗自神伤,还是张果果一再的开导,才让张母心情稍稍好转。

  已经来到西屏的李云恺,在一次无意逛街中,来到张果果的馄饨店。二人相见,想到之前发生的事,更是分外眼红。张果果与李云恺发生了激烈了争执,听到声音出来的张母,在见到李云恺后,也帮着张果果一起将李云恺赶了出去。

  如今的张果果,生活可谓是十分充实,白天忙着店里的生意,抽空还要跟着宋秀华学刺绣。她对刺绣的领悟十分快,很多技巧只是看一遍,便能手到擒来。连宋秀华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水平之高,但刺绣一事除了技艺外,还需要了解刺绣的文化。宋秀华为了让张果果内外兼修,便将富山春居图给张果果看,并讲述了它的种种针法技艺。

  因为无法从往事中释怀,宋秀华不仅在那次车祸中失去了丈夫,同样也失去了富山春居图,这让她有些难受。只是她和张果果都不知道,当初的那幅富山春居图如今就在张果果的家中,被随意的摆放着。

  融入西屏生活的李云恺,因为还记恨张果果的态度,所以不让律师事务所的人再去点张果果家的馄饨。很快意识到没生意的张果果,亲自跑去律师事务所,并为此与李云恺再次大吵,还惊动了李云恺的上级。有些尴尬的张果果,趁机提出李云恺要请大家吃馄饨。

  一行人,就这样在李云恺的不情不愿中赶往馄饨店,张果果为了表示感谢,还为每一个准备了一个护身符。当李云恺接过这个护身符时,突然发现张果果送他的,居然与当初金依蓓送他的护身符一模一样。只是此时的李云恺并没有多想其它。

  另一边的张雨欣,因为心情不好,再次将火发到陆思琛身上,不想与她争吵的陆思琛只得先行离开。这让张雨欣的情绪更加激动,以至于呕吐不止。她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怀孕,担心不已的她赶紧去医院检查。当被确诊怀孕后,张雨欣执意流产,却被告之做不了流产,并且如果她执意如此很有可能会终身不孕。

  苦恼的张雨欣不知该怎么办,便想到回西屏找间医院做流产手术。迫不急待的她匆忙赶回西屏的家,却发现张母正在精心打理一件旗袍,得知这件旗袍是张果果亲手所绣后,嫉妒的张雨欣大发脾气。她从小向往富贵生活,虽然用尽手段却也只是得到了徐卉婕的赞助,而得不到徐卉姨的认同,而今本以为可以嫁入的豪门,也成为黄梁一梦,她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。再看张果果,只是被捡回来的孤女,没有上过好的学校,却从小就会画画,如今更是连刺绣都比她强,这些都让她不得不抓狂。

  这时的张果果,却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喝醉的李云恺。原来,因为打赢一场官司,李云恺与同事聚餐喝酒,外表大大咧咧的他,内心其实十分的孤独,他无比的想念金依蓓。在与同事分别后,无意看见一只风筝的他,再次想起了金依蓓,就这样孤独的坐着喝闷酒,内心呼唤着金依蓓快些回来。因为怕他出现意外,张果果只得亲自送他回家,不想这时却碰到赵晓琴,犹如碰到救星般,张果果将李云恺扔给赵晓琴后便潇洒离去。

  回到家的张果果,在看到张雨欣回来时,本是十分高兴,但被嫉妒冲昏头的张雨欣开口就让张果果不许再碰刺绣。真心热爱刺绣的张果果自然不同意,而这时张母也帮着张雨欣说话,不让张果果再学刺绣。更甚至为了不影响张雨欣的心情,而将张果果撵去赵晓琴家过夜。

  李云恺来到西屏的律师事务所,因为此前与张果果发生的不愉快。他到事务所后,便不再点张果果家的馄饨外卖。开始张果果并不在意,反倒是在张母的提醒下,张果果才意识到,那间律师事务所,似乎确实很久没点过自己的馄饨外卖了。为了不让客户流失,张果果主动前往律师事务所了解情况,果然发现在李云恺的带领之下,整个律师事务所的人,都在点别人家的外卖。为此,张果果看李云恺更加不顺眼了。为了挽回损失,张果果亲自做了护身符,送给律师事务所的客人。这时李云恺突然发现,张果果做的护身符,居然和金依蓓做的护身符一模一样。

  虚荣的张雨欣,虽然在徐卉婕和金志明的赞助下完成学业,但她不甘心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中,所以在学校时,她便交往了一个富家公子。只是本以为可以享受富贵生活的她,却突然得知,这个富家公子居然破产了。而更为严重的是,她还有了身孕。美梦破碎,张雨欣自然不愿意再和这个富家公子保持联系,更别提为他生孩子了。现实的张雨欣当即决定去医院拿掉孩子,却被告知以后很可能终生不孕。已经没有退路的张雨欣,这时又将目标瞄准金缕阁,她想通过徐卉婕,达到入驻金缕阁的目的。

  张雨欣看到张果果无论做什么都比自己强,尤其如今因为她也想学刺绣的缘故,更是见不得张果果比自己有能力。因为还要回湖镇的缘故,张雨欣特意嘱咐张母,要看好张果果,绝对不许张果果碰和刺绣有关的一切东西。心中只有张雨欣的张母,自然是帮着张雨欣的,看见张果果还是一如既往的学习刺绣,她趁张果果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将他的刺绣烧掉,不想却被张果果发现。甚至为了让张果果彻底死心,她还拦着不让张果果将点着的刺绣拿走,这样的举动,深深的伤害了张果果的心。

  虽然有张母的阻拦,但一心热爱刺绣的张果果,并没有放弃,对她而言,刺绣可以说是她一生的事业。在宋秀华的悉心指导下,张果果的进步神速。而张雨欣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徐卉婕的弟子。眼看时创举办的刺绣大赛马上就要拉开帷幕,二人都在为此做着精心的准备。很快在一众参赛选手当中,只留下两个竞争对手。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张雨欣,却无意之中发现,另一名竞争对手居然是张果果。这让她难以接受,发疯一般的质问着张果果,同时将张果果是张母捡回来的孤儿一事也说了出来,善良的张果果心痛不已。

  2018高考来啦!今年的高考招生简章已经全部出来了,考生们关心的高考祝福、...[详情]